文道之辨始于童蒙

作者:陈晓琳 来源:考试周刊 2019年103期
  摘 要:自2016年全国开始推行“部编本”语文教科书以来,其重视阅读、重视传统文化这两大特点被语文届交口称赞,但是在实际一线教学中,我们面对加大容量的传统文化教学,仅仅是增多了课时,还是要在思想的层次上有所深入这却是个让人两难的问题。本文借由唐宋古文当中经常探讨的文道关系这一角度,来剖析“部编本”语文教材的特点。经过研究发现,在新的“部编本”教材中明显比原有几个版本教材更注重的“道”的传递,这也给我们的语文课堂带来了全新的启示,即不光要让学生了解语言文字的特征,更要让他们情通古人,理解文章所承载的“文道之辨”。
  关键词:“部编本”语文教材;唐宋古文;文道观念
  
  尽管现时有诸多教学法提出可以基于项目学习,抑或是基于问题学习,但是基于课本的学习依旧是现下最为普及的教学法,因而对于教材的研究在教育教学研究中就显得尤为重要。从2019年起中国各省市的语文教材就都已经改为使用教育部统编本(简称“部编本”),一改之前语文教材“一纲多本”的情况,而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来看,高达90%的同学以及教师都对该套教材表示喜爱。
  而近年来学界对于部编版语文书的教材研究逐渐有回落的趋势。针对这套教材的研究大多集中于小学语文教材,而且多是语文教师发表的关注教学法的研究上。针对教材本身的选文的研究多还是针对选文系统的泛泛而谈,也有一些与之前的“人教版”“苏教版”等教材进行对比研究。而同时涉及“初中教材”与“唐宋散文”这两个专题的论文只有一篇,还是在2016年对之前“人教版”“苏教版”“北师大版”三套教材的对比分析。所以本文试图通过“部编本”语文教材之中有关唐宋散文的编排尝试探讨其传递给学生的“文道观念”。由于部编本教材中小学阶段只选了三篇古文,而高中阶段教材今年只面世了高中必修阶段的教材,所以本文截取了初中阶段的语文教材进行探讨。
  温儒敏教授在介绍部编本选文时,着重提出了四条标准:经典性、文质兼美、适宜教学、时代性。其中“经典性”指的应当不只是历代集评把某一篇文章推崇至崇高的地位,应当还是有尊重历代教材选文的经典性。“适宜教学”指的是这篇文章从语文角度,包含有知识点,且适合这一年龄段阅读,不至于艰涩。而“时代性”指的是这篇文章能够指导现下的生活。而“文质兼美”这一条就显得有些含糊了。这里“文”的美相信说的就是从文学角度欣赏一篇文章的优美,而“质”一般是解释为“质地”此处显然解释不通。而作为一个和“文”相对而提出的概念,我们能否简单地将温教授所说的“质”与我们在唐宋散文当中提出的“道”这一概念相贯通呢?
  部编本初中语文教材共六册,选文241篇,其中古诗文共计120篇,占了将近一半。而在这120篇古诗文中,大量是诗歌,文只有37篇。其中唐宋散文占8篇,按学段顺序分别是:《卖油翁》《陋室铭》《爱莲说》《记承天寺夜游》《小石潭记》《马说》《岳阳楼记》《醉翁亭记》。这样的数量看似偏少,但考虑到初中教材要照顾各类文体,各个朝代,这样的数据已经十分可观了。而这相比于之前人教版教材,只是少选择了一篇周密的《观潮》。相信删去《观潮》这样一篇文章应当也是基于这四点上的考虑。单就“经典性”这一观点来评判,自然是不如保留下来的八篇文章的。可绝不僅仅是因为如此。
  该文就像是一片短小精悍的“速写”式文章,利用短短百余字就将潮水以及受阅水军、观潮人、弄潮儿描写得淋漓尽致,其描写功力自不必多夸。那么我们应当可以推断其被删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质”不够美。要知道周密是南宋时期的笔记大家,其《武林旧事》一书记述了许多南宋时的社会风貌而《观潮》正是选自该文集。文中提到受阅水军“尽奔腾分合五阵之势”、两岸观众是“珠翠罗绮溢目,车马塞途”。可是在那样一个国家危亡的时刻,却还有闲心享受如此奢靡的生活。这不正是林升所讽刺的“直把杭州作汴州”吗?显然这篇文章当中并没有蕴含什么深刻的思想内涵,既没有告诉我们要匡扶天下、先忧后乐,也没有说你可以暂时寄情山水、乐享天地。所以这篇文章被淘汰的“质”不美,其实就是“道”不盛。
  由此观之,我们可以简单推论,温教授所说“文质兼美”,其实就是我们在本学期课堂上多次探讨过的一种文道关系的表达。教材编者们反复探讨入选的课文一定是既在文学上有所造诣,更在思想上值得称道的文章。这显然不同于古文名家早期的“文以载道”或者是“道盛而文自至”,反而更像是“文必与道具”即要让文学美与思想美相统一才好。在有限的选文数量内,同时让学生接受文与道的双重美学熏陶,显然这才是部编本教材编者们的良苦用心。
  而从文章编排来看,随着年级的升高,除了篇幅以及文字层面难度有所提高之外,更重要的是,其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内涵也越来越深刻。从七年级所选的《买油翁》简单地告诉我们“无他,唯手熟尔”的勤学苦练;到八年级所选的《记承天寺夜游》《小石潭记》带我们逐步体会寄情风景之孤独;再到《马说》让我们初步了解儒士为天下选贤举能的迫切之心,直至最后《岳阳楼记》的先忧后乐。我们可以看出,初中教材在选文编排时不只是考虑到了文章的思想性,更是按照理解起来的难易程度进行编排。挑选出了八篇“文质兼美”的唐宋古文进行学习。
  部编版教材采用的是文言与白话混编,以主题线索构成单元的形式。这也就意味着它从教材角度给每篇文章设定了一个教学的基调。《卖油翁》出现在“凡人小事”这一单元,也就是意味着在教学时一定不能偏离这篇文章作为记事散文的特点,是通过描写刻画人物,表达思想内核。而且在教学时还不能忽略本单元的阅读指导。而这些全部是在一开始的单元导语中就已经明确写在教材之上的教学任务。温教授曾经多次表示说部编本教材所完成的任务应当是保底。换言之,这套教材的保底思想是有着文学审美意识的,想让学生从文学角度入手,解析文本。
  而到了八年级才出现了《马说》这样的论说文,这有很大可能是从文学文体的角度考虑的。在部编本教材内,初中二年级才正式学习议论文这一文体,所以论辩文的单元“情趣理趣”,自然要放在接触议论文之后。这样的基于文体的安排显然也是属于“文质兼美”这一概念里“文的方面”。但仅仅是因为此么?有没有可能是从道理理解难易程度这一层面考虑的呢?我认为很有可能。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文道之辨始于童蒙
上一篇:定准目标亲历过程学“文”习“言”
下一篇:浅谈小学语文教学中怎样组织学生合作学习